梦双影

沐秋生贺(ABO)

苏沐秋有些烦躁。

10月21号到了。

叶修居然什么表示都没有。

但是最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叶修每天早上都会有些低烧,而且吃什么吐什么。叶修自己是个不在意的,就随便找了点治胃肠感冒的药吃了,也不见好转。想带他去医院,也不让,就说没什么事,不用去了……

今天的二十四孝好丈夫苏沐秋也是很郁闷啊……

“大眼儿,你说阿修到底是什么情况?”

苏沐秋在QQ上敲了敲王杰希。

“……虽然我的账号卡是药材,但是我并不懂医,谢谢。”王杰希有些头疼的应付着苏沐秋的“骚扰”。

“但是他这一天算下来基本什么都没吃,都瘦了不少。”苏沐秋看着刚吐完爬回床上装死的叶修说道。

“你还是带他去医院看看吧,这吐的也太厉害了。”王杰希想了想,以朋友的名义提出了十分钟肯的意见。

电脑屏上有出现了一个对话框,上面写着:多谢大眼儿的关心,既然这么关心我,就把这一赛季的冠军让给我们大兴欣吧~

对方的名字:叶不羞。

王杰希果断放弃了与他沟通,退出了聊天页面,继续训练。

叶修扒拉扒拉手机,看了一眼日历,才发现已经10月21号了,再过一天,就是沐秋的生日了。才明白过来,最近这几天苏沐秋时不时的郁闷是因为什么了。

于是……

苏沐秋

13:27
叶修:沐秋?
叶修:今天是你生日?
苏沐秋:哼╭(╯^╰)╮
叶修:没事,就是问一下。
苏沐秋:!!!阿修你不能这么对我!
叶修:你过来。

苏沐秋放下鼠标,麻利的小跑到床前,钻进了被窝,心满意足的抱着叶修。

“苏大大,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叶修一脸嫌弃的看着苏沐秋的痴汉脸。

“不要这么说嘛~都是跟你学的。”苏沐秋蹭蹭叶修的脸,眯着眼说道。

“你说咱们两个多配啊,是吧~”

荡漾的小浪线,充分的表现出苏沐秋的好心情。

叶修白了一眼,也就随他去了。没过多长时间,胃里翻滚的感觉又出现了,连忙推开苏沐秋,向卫生间跑去。

苏沐秋跟着叶修进了卫生间,扶着他弯下腰冲着马桶吐。断断续续的吐了大概能有五分多钟,才将将止住吐。苏沐秋皱着眉头说道:“这样不行啊,一会去医院吧。”

叶修直起身子,晃了一下,苏沐秋让他靠着自己,也能轻松一点。

“不用吧……”叶修真的十分讨厌医院,但是还是不会讳疾忌医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不去。

“什么都别说了,赶紧换衣服,马上就去。”

“都说了我没事!我不用去医院!”叶修从倚靠变成了直立,大声说道。

“叶修,你不能不把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苏沐秋也生气了,声调随之高了点。

叶修冲出洗手间,从柜子里翻出一张纸,甩给苏沐秋。

“自己看!”

叶修,omega男,

妊娠一个月。

咚,咚,咚。

苏沐秋能听见自己被放大的心跳声越来越急促,像是要冲出胸膛。

“叶修……你……”平时有些啰嗦的嘴此时不知为何,竟说不出话来。

“怎么?不是说我不知道照顾自己么?”叶修挑了挑眉,看向呆愣的alpha,唇边略带嘲讽的笑意晃花了苏沐秋的眼。

“阿修。”苏沐秋将叶修抱入怀中,“谢谢你。”

“咱俩这什么关系,还需要道谢?”叶修眯着眼睛将下巴搭在苏沐秋的肩上。

“沐秋,生日快乐。”

抱歉

说实话,把这个发上来,我还是犹豫了很久的。

感觉有好多想说的,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所以就直接一点:

魔道的那篇文,我坑了。

真的,我想了很久,才发现,我没有那个能力去继续更下去了。

那篇文只是起源于一个中午午睡时不知名的脑洞,然后一激动,就发出来了。

同学也在看,也说让我更文。

但是,这个巨型天坑,真的是填不完了。

以后可能写一些不到十章的小长篇。

或者一发完的小甜饼。

对不起m(._.)m



























————————————
其实还有可能不定期诈尸。

高考贺文?

身为高一而且还在浪里个浪的学生,
对诸位高三党表示,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莫名黄少附体……
不扯了,
正文:

“沐秋,今天是高考吧?”叶修赖在苏沐秋怀里,无聊地翻着手机上的新闻。结果才发现,各大头条都被“高考加油”占领。

“嗯,怎么了!”苏沐秋一脸满足的在叶修身上“上下其手”(上课老师讲成语的时候突然爆发的脑洞……),一边回答。

“话说,兴欣里参加过高考的人数是各大战队中最多的吧?”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叶修突然发神经,开始统计联盟里参加过高考的人数。结果猛然发现,由于兴欣都是从网游里拉来的高手,所以……

文化水平最高。

……

来人呐!冯主席晕倒了!!!!

职业选手群:

君莫笑:哎哎哎各位,都谁曾经参加过高考?

夜雨声烦:叶不羞叶不羞叶不羞你参加过吗就来问别人别说你你们战队有几个参加过高考的?

昧光:……

毁人不倦:……

小手冰凉:……

寒烟柔:……

包子入侵:……

迎风布阵:……

索克萨尔:少天,别丢脸了,回来吧。

夜雨声烦: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队长!他叶不羞战队有那么多人都参加过高考哎不对!包子你个二缺还有魏老大你们怎么可能参加过高考?

包子入侵:好你个狮子座!竟敢挑衅我水瓶座!来啊竞技场打爆你!

迎风布阵:黄少天!荣耀刚开服那会我都考完大学了(老魏第十赛季时32岁,按照这个推算荣耀刚开服时他应该是大学生。)!

夜雨声烦:【王杰希的凝视.jpg】

王不留行:说真的,兴欣真的是平均学历最高的。

无浪:现在的训练营中的孩子年龄越来越小了,基本都是初、高中生。

流云:……

大漠孤烟:你们都没参加过高考?

石不转:队长,据调查,联盟里百分之九十二点三六的人都没参加过高考。

夜雨声烦:老韩你这么说就好像你参加过高考一样队长你为什么捂我的嘴jdbdhusjsvsgvduxjevuxkabedjsk
osbhxuxnn ……

索克萨尔:韩队,不好意思,他昨天晚上累到了,开始说胡话了。

君莫笑:累到了……

秋木苏:累到了……

百花缭乱:累到了……

再睡一夏:累到了……

毁人不倦:累到了……

沐雨橙风:累到了……

无浪:累到了……

一枪穿云:累到了……

鬼刻:累到了……

逢山鬼泣:累到了……

夜雨声烦:你们这个队形是什么鬼!我是攻好吗?

……

然后,黄少天在床上躺了三天。



高三学长们加油!

叶修生贺(伞修)

应该是有bug的……

ABO雷者避嫌。

伞哥重生

正文:
“老叶我和队长到H市了我们应该往哪里去啊还是去找你又或者你来找我们……”

叶修无力的扶额,实在是太吵了。幸亏喻文州及时地接过电话解救了叶修。

“前辈,我们来得早了点,还没订酒店,不知兴欣能不能收留一下我们?”喻文州(苏)独有的温润的声音响起,让人听着很舒服。如果忽略旁边黄少天不停的嘴炮的话……

叶修转头看向身旁的苏沐秋,问道:“喻文州黄少天要来住两天,行不?”

苏沐秋一击带走Boss最后一点血皮,当然,世界频道上有多了不少骂声,例如“兴欣苏沐秋又不去训练来抢Boss!”回过身来问叶修:“他们没订酒店?”

“他们来得早了一点……”

“这是早了一点吗……分明还有两天的时间诶……”苏沐秋有些委屈地看向叶修,好不容易说服自家妹子才逃脱训练迎来的二人世界就这么被破坏了。

“乖啊,沐秋不哭~”叶修像安慰小孩子一样安慰着自家欲求不满的Alpha,“行了。你们过来吧,你就说上林苑就行。”

“多谢前辈。”喻文州有礼貌地道了声谢。

“队长我们是不是不太道德啊叶不羞和苏沐秋是自己住的吧苏沐橙应该也没和他们一起住吧那我们去是不是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了?”黄少天直到打完电话才反应过来,问喻文州。

喻文州无奈地摸了摸黄少天的头,有些担忧以后生了孩子之后孩子的智商。

轮回战队……

“江,前辈,生日,去……”周泽楷看着江波涛,愣愣地说出除了他之外谁都弄不明白的五个字。

在周围围观的孙翔一脸懵逼,队长说的是啥?

“好,我去订机票,孙翔要不要去?”江波涛看向孙翔,问道。

“……队长他说了什么?”不得已,问江翻译。

“队长说,叶修前辈过生日,他想去。”江波涛耐心地解释了一下。

“我……去!我还怕他!?”孙翔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与此同时,微草霸图雷霆三大战队也在做同样的事情:订机票。

到了晚上六点多,苏沐秋拽着喻文州黄少天到一边不知在聊什么,也没做饭。叶修原本想过去听,却被他们避开了。

“老韩他们到了吧?”苏沐秋问道。

“到了,刚才在群里发了。”喻文州回道。

“那行了,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把叶修骗出去?”苏沐秋可是十分了解叶修,他是属于能坐着绝不站着,能站着绝不走着的人。于是,如何出门就是个大问题。

“交给我吧!”黄少天信誓旦旦地说着,向叶修走去。

“老叶,出去吃呗,我和队长好不容易才来一次?”黄少天问道。

“你怎么了?”叶修警惕地回道。

“什么怎么了?”黄少天懵逼。

“话变少了。”叶修一脸戒备地指出这个不同寻常的问题。

“……老叶我和你拼了!!!!队长你别拦我我要砍死他老叶有本事竞技场走起啊pkpkpkpkpkpkpk不把你的千机伞爆出来我就不姓黄!!!!”他忘了,竞技场是不爆装备的……

“少天,冷静。”喻文州及时地抱住了黄少天。

“阿修,出去吃饭吧,少天和文州确实不容易来一趟。”苏沐秋劝道。

“……好吧,陪你们一次。”叶修叹了口气,应道。



“怎么回事?停电了?”黑暗中,叶修问道。

四个人正在包厢中吃着饭,为什么是包厢呢?理由是几个电竞选手人气太高,坐大堂里太引人注目。

正问着,餐桌中央亮起一片烛光,同时响起的还有不少人合唱的生日快乐歌。

“叶修(阿修)(前辈)生日快乐!”

“快许愿!”苏沐秋搂住了他的腰,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

叶修怔怔地看向身边的人,声音涩涩的。

“你们……”

他闭上眼,听话地许了个愿。睁开眼睛,吹灭了蜡烛。

灯光适时的亮起,他眯了眯眼,看着包厢里的人。

这是他的朋友,陪伴他一起荣耀的朋友!

当然,还有他的亲人,爱人。



——fin——

惜时愉(二十七)

魏无羡径直向蓝家的会客厅走去。那几年在姑苏蓝氏上学不是白上的,对于云深不知处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并且由于太闹腾,江枫眠屡次被叫家长,都在会客厅见面。次数多了,也就熟了。

在魏无羡到达这里时,蓝启仁正在和抱山散人大眼瞪小眼,一旁的江澄也没说话,三个人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

“阿婴,你来了!蓝忘机没事吧?”抱山散人转过视线,看向魏无羡。

“他没事,我给他上完药,睡着了。”魏无羡如实回答道。

“行了,蓝老头,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抱山散人一句“蓝老头”让魏无羡一怔,反应过来后才想到:挺适合老古板的。

蓝启仁也被一句“蓝老头”气得够呛,但是碍于身份,并没有呵斥出口。强压怒火,问道:“听忘机说,你们俩人已经领证了?”

魏无羡回道:“嗯哼,怎么了?”脸上的表情十分欠揍,这一次不仅是蓝启仁想揍他,就连江澄,也想上去招呼两下。

蓝启仁极力地调控自己的情绪,使自己还能遵守规训石上的“雅正”。良久,道:“你们好歹也是蓝、江两家的重要人物,这种大事,为何不与家中说一声?”

魏无羡冷笑一声:“你都对他下了死手了,该有脸说他是你们蓝家人!”

此话一出,哪怕是涵养再好的人,也不能忍了。蓝启仁举起手杖,向魏无羡打去,江澄看这架势,就知道一定会动手的。但是他与魏无羡还有一定的距离,根本来不及救援,于是慌忙看向身边的抱山散人,希望她能出手。不料,抱山散人翘着二郎腿,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就差一点没捧一盘瓜子来吃了。

江澄愕然,完全不理解抱山散人的这种行为。明明魏无羡的性命危在旦夕,为何还有闲心在这里看戏?

一举一动间,蓝启仁的手杖已经落了下来,江澄刚想有所动作,却见魏无羡伸出手,斜着挡了手杖一下。接着,后退一步,用右手食指尖抵住了手杖的头部,以肩为轴,向上轻轻一挑,将手杖挑了回去。

“你...什么时候学的?”江澄惊讶地问道。

魏无羡翻了个白眼:“我这些年看的书,都白看了?不过,今天是第一次实践。”魏无羡这么一提醒,江澄就想起了有一阵子每次去看望魏无羡时,他手中拿的不是武学招式,就是物理中力的那一部分有关的书。一来二去,他自己竟也琢磨出了这么一套招式。

蓝启仁见一杖下去,魏无羡竟毫发未损,有些发愣,继而又听到这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火气又上来:“魏无羡!”



最近考试,所以就一直没更新……
各位谅解。
我会尽力维持更文的!

占tag

最近玩阴阳师,非到不行……具体来说,就是连sr都抽不到的那种非酋……
于是同学推荐我写一篇酒茨的文,传说能变欧……
但是我在犹豫,
要不要继续攒非酋中级?

惜时愉(二十六)

魏无羡一怔,虽然他知道蓝忘机被罚得很惨,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蓝启仁竟下如此狠手。随即,他意识到自己应该给他上药了。

“我给你上药,药在哪里?”魏无羡扶着蓝忘机让他趴在床上,依照蓝忘机的描述成功地找到了伤药所在的地方。

看着狰狞的伤口,魏无羡的手有些颤抖。将药粉一点点撒在伤口上,顷刻间就溶于血液之中,更有甚者竟直接被血流冲走。

“痛么?”魏无羡轻声道。

蓝忘机道:“不痛。”

怎么可能不痛!魏无羡虽没亲身体会过,但听抱山散人说过,当初因为自己出事,江澄挨了两鞭子,十天没下床。这密密麻麻的三十道鞭痕,根本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可是蓝忘机还是忍着没有呼痛。

魏无羡给蓝忘机上完药后,仔细地用绷带将伤口一圈一圈地包好,道:“你就好好休息吧,我不走了,陪着你。”

蓝忘机似是还不放心,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魏无羡有些好笑,想他蓝二公子何时露出过这般孩子气的表情。于是伸手,与他十指相扣,轻声道:“这下放心了吧~睡吧。”

蓝忘机这才放心,沉沉地睡了过去。魏无羡坐在床边,就这么冲这自家Alpha发起了呆。

待蓝忘机睡熟之后,魏无羡费力地从蓝忘机的桎梏中挣脱出来,站起来,俯身在他唇角处落下一个吻,转身离去。

魏无羡刚要去找人,就看见他要找的人向他走来。

“魏先生,叔父让您去一趟他那里。江宗主与抱山散人也在。”蓝曦臣依旧保持着他温润的蓝宗主的形象,但是眼底的担忧却是无论如何也这遮不住的。

“我知道了,谢谢蓝宗主。蓝湛有可能会醒,请您在他醒来之后告诉他我没事,一会儿就回来。”魏无羡点了点头,道了声谢,说道。



嘿嘿嘿,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惜时愉(二十五)

蓝曦臣浑身一震,有些不可思议,问道:“前辈,您是如何得知的?”

抱山散人长叹一声,道:“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你只要说服你叔父不要再生气就够了,这两个孩子吃了太多的苦了。”

蓝曦臣默然,一路上没再说过话。

静室中……

魏无羡刚进入屋内,就敏感地嗅到了一股子血腥味。心头一紧,快步推开卧室的门。只见蓝忘机正艰难地站起来,慢慢地套着衣服。

“蓝湛……”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蓝忘机忽地抬起头,对上了那双明亮却被震惊充满的眼眸。

“你……”是想问,你怎么来了?还是,你知道了?

“蓝湛!”魏无羡原本轻松的内心已被怒火所取代,不经大脑,便喊出声,也不管蓝家的家训。

“魏婴,你冷静。”蓝忘机走上前去,将他拥入怀中,抚着他柔顺的头发。(顺毛?)

被蓝忘机那么抱着,魏无羡立刻消停了。这几天他缠着抱山散人给他讲有关于修真界的事情,其中就有这让人痛恨的戒鞭。按照蓝忘机年的身体强度,若是能将他打成这样,那必然是下了狠手。


“蓝湛。”魏无羡闷闷的声音从蓝忘机怀中传出,“我知道是你叔父打的。对不起,我的话有些过了。”他明显感觉到,听到“对不起”三个字,蓝忘机的身体一僵,才想起自己又说错了话。

“无事。”此时蓝忘机心中的满足已经完全盖过了身上的伤痛。失而复得的爱人就在身旁,与自己在一起,似乎是没有什么会比这样更美好的事情了。怀中的人动了动,他松开手,却一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猝不及防的疼痛让他“嘶”的一声。


魏无羡连忙问道:“怎么了?扯到伤口了?我看看。”不由分说就上手扒衣服(?)。蓝忘机也想阻止,但怎奈何身受重伤,只得任他为所欲为。


密密麻麻的戒鞭打出的伤口布满原本光洁的后背,大部分还没有结痂。加上刚才的那一番动作,使不少结痂的伤口裂开,鲜红的血液像一条条小蛇一样,蜿蜒而下。


额……不好意思,最近每天到家就十点十五左右了,实在是困得不行……

惜时愉(二十四)

终于,在魏无羡的呐喊和期待下,三天过去了。

三天对于性命垂危的普通人来疗养身体,自然是不够的。但是在抱山散人的灵力滋养下,他的伤基本上是痊愈了。

“走了。”抱山散人看着魏无羡期待的目光,长叹一声:o大不中留……

二人开着抱山散人的车,赶往蓝家。在路上,却收到了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消息:蓝忘机被他叔父关禁闭了。

“魏无羡,你们已经在去的路上了?”江澄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连忙打电话给魏无羡确认。

“对啊,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就到了。”魏无羡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导航说道。

“我现在往那里赶,门口汇合。”江澄刚处理完轩离夫妇的事情后,说道。

在到了蓝家后,江澄忍了一路,终于还是没忍住,问道:“这不就是明摆着欺负人么?”

魏无羡的手拄在江澄的肩膀上,嘻嘻笑道:“师妹,我都不急,你急什么?难不成是对师兄我芳心暗许了?师兄可是有主的、有节操的Omega。”

“滚滚滚!谁是你师妹!”江澄一把拂开魏无羡的手,说道。

“哎,别不理我啊!你再这么下去会找不到好老婆的!”看着江澄不理自己,魏无羡连忙追了上去,高声喊道。

“魏!无!羡!”江澄黑着脸吼道。

“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门口的两位门生说道。

“哟,这不恩追吗?今天你值班?”魏无羡没个正形,问道。

“魏先生,宗主在静室,我领诸位过去吧。”蓝思追说道。

一行人向蓝忘机的静室走去。到了门口,蓝思追停下了,对魏无羡道:“魏先生,静室禁止外人进入,我只能送到这里了。”

“你去吧,我带着他们就行。”蓝曦臣开了门,温润一笑,说道。

“谢谢啊。”魏无羡冲着蓝思追离去的背影喊道。

“魏先生,您进去吧,忘机在屋内等你。抱山前辈,江宗主,请随我来。”蓝曦臣冲抱山散人行了一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多谢。”魏无羡冲蓝曦臣道了声谢,抬腿便向屋内走去。

抱山散人和江澄随着蓝曦臣走了。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抱山散人问道:“你给蓝忘机上药了吗?”




嘿嘿嘿,存稿正好发完。

惜时愉(二十三)

蓝曦臣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完了全程。不由得长叹一声,造孽啊……但是身为蓝家的宗主,还是说道:“叔父,这是家事,闹大了不好,先回去吧。”

蓝启仁,身为蓝家的教书先生,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样的道理呢?若是今日之事说漏出去,不仅仅是对姑苏蓝氏有影响,对整个修真界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于是,他点了点头,与蓝曦臣蓝忘机三人将受伤的人带回去了。

至于抱山散人,已经将魏无羡放在床上,摆成五心朝天的姿势,为他输送灵力疗伤。

饶是抱山散人,也是一惊。他伤的实在是太重了,现代的医学技术对于这种伤已经无能为力了,只能用灵力来治愈。

最大的问题,还是他的心态问题。因为他不知道,金子轩和江厌离虽命悬一线,但却被温情抢救回来了,现在在ICU病房处于观察期。

刚从手术台上下来的温情听说了这边的事情后,也匆忙地赶了上来。与抱山散人一直忙到后半夜三点,才将他的伤势稳住。

二人摊在座位上,一动也不想动。抱山散人揉了揉眉心,道:“行了,你辛苦了,明天给你放两天假吧,好好休息一下。”

温情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您这是磕了什么药?竟然给我放假了?”

抱山散人笑眯眯地看着她,道:“那感情好啊,这个假期就取消吧,明天正常。”

“别呀!”温情惨叫一声,“院长我错了!”

抱山散人笑的更开心了,道:“不闹你了。三天后还指望你帮我管理医院呢。”

温情这才长舒一口气,转而望向还依旧处于昏迷中的魏无羡说道:“你可真是不让人省心。”

温情走后,抱山散人就寸步不离地待在他的床边,守着他。心中长叹一声,就当是为了那个早死的徒儿吧。

——————

天刚蒙蒙亮,大街上还没有人来回走动。魏无羡费力地睁开眼睛,过了几十秒才认清一个可喜可贺的事实——自己还没死。

“醒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抱山散人站在床边,将魏无羡扶起来,把水递到嘴边,喂他喝下。

“师祖,蓝湛呢?”魏无羡咽下口中的水,问道。

“你还有闲心去管别人?”抱山散人面色不善地说道。

“师祖~”魏无羡睁大眼睛……撒娇……

“那小子没事,跟他叔父回蓝家了。”抱山散人没好气地说道。魏无羡这才松了口气,还好蓝湛没事。他在心里默默说道。

但是在看见抱山散人危险的目光,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结婚了的事还没与师祖说明。不过以师祖的能力,恐怕是已经知道了。

“师祖,我与蓝湛的事,你都知道了?”魏无羡沉吟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哼?”

“师祖,我们的事,你不会反对吧?”

“反对有用吗?你都已经被他拐跑了。若不是你身体不好,恐怕早就被他吃干抹净了吧。”

“……”

自家师祖什么都好,就是不正经这一点,真能看出来是魏无羡的师祖。

“你好好休息,三天后我带你去蓝家。对了,你师姐和金子轩没事。”抱山散人看着这个小徒孙,眼中满是无奈。

于是乎,魏无羡这三天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潇洒生活。对他来说,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禁止他吃辣。

过去的十三年中,虽然限制他吃辣,但至少还是让吃一点点的。而这回,抱山散人是铁了心不让了。

啊!!!!

魏无羡在心里呐喊,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说好的更新。
谢谢大家的评论,由于没时间,可能不会即时回复。